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灵异故事陈列员[无限流]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临梦 来源:晋江文学城

郭春兰让儿女先坐下,然后自己坐在正中位置,先给女儿儿子各盛了一碗米饭,然后又给自己装了半碗米饭,也不管二人,自己端起饭碗低头拿起筷子吃起来,并且刚吃米饭不夹菜。

面对如此画面,长生看了小妹一样,无奈撇嘴露出一丝苦笑,也端起饭碗开吃起来。

但此时的穆蕾却好像并没有感觉到饭桌上的诡异气氛,他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心,抬起头,露出半截白腻的脖颈,黑珍珠般灵动的大眼睛望着郭春兰,“妈,你就不好奇这珍珠哪来的?你看,我头一次见这么大的珍珠呢。”

郭春兰抬头头,看着眼前没有人动筷的菜,便夹了一块鱼肉给穆蕾放到碗里,然后平静地道:“食不言寝不语,忘了你爸是怎么教你的了。”

“奥”

穆蕾闻言低下头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不再说话,只见她的筷子不停戳碗里的米饭,把碗里的米饭搅了个底朝天,却嘟着粉红小嘴,没见她往嘴里放一次米。

郭春兰很了解自己的女儿,这个丫头一旦遇到不开心的事情,要是不把话说清楚,发起脾气来,可能今晚一粒米饭都吃不会吃。于是她放下碗筷对穆蕾说道:“其实你哥哥找到的这些珍珠我早就看到了,也猜出来是你哥哥这几天出海找的,虽然不知道怎么找到的这些珍珠。”

“早就看到了?”穆蕾眼睛一转望向长生,目光疑惑,仿佛在问长生,你不是说没有告诉爸妈吗?

长生读懂了小妹眼神,却并没有理会,而是皱着眉头望向母亲,“妈,你翻看我的东西了,你怎么能没通知我一声就私自翻我东西,我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能不能有点私人空间了。”

嘴上如此说,其实长生更害怕被母亲发现那本武功秘籍,若是被母亲怀疑到他参与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毕竟,他现在还不想告诉家人他觉醒异能,还能修炼成为武者的事情。

不想告诉的原因有三点。

一来是不好解释,这些事情若没有亲眼所见,一般没人会相信,而且解释起来会更多暴露他去年消失近一年来的秘密。二来是他目前也没有能力带着家人一同踏上觉醒修炼的道路,说出去徒增烦恼,白让家人担心。三来就是他担心说出去后,哪一天被小妹或父母说漏嘴,被敌人知道他的消息,到时候给他和家人带来祸灾,他直觉告诉自己,那个神秘公司依然没有放弃对他的寻找。

只是长生预感到,随着灵力潮汐到来,世上觉醒的人会越来越多,而且不光是人,到时候各种妖魔鬼怪,神奇怪异的事情也会越来越多,到时候政府也无力遮掩,早晚会公布这一切。到那时候,由政府出面解释,肯定比他自己现在解释更令家人信服。

如今他要做的就先治好父亲的病,提高自己实力,好尽量为家人,为自己积累资源,争取机缘。

诸多心思在长生脑海中一转即逝。

郭春兰把筷子往桌上猛地一拍,发出“啪”的一声,望着儿子,眼神不善。

“那你去告我吧,还私人空间呢,我还没问你这这半年多你都去哪里了,电话微信都联系不上你,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还有你爸,还有这个家吗?”

“你知道我和你爸有多担心吗?要不是你爸突然出事,我们都要去北京贴寻人启事了。”说道最后,郭春兰眼中已经闪烁着泪光。

长生一看自己将母亲惹苦了,顿时慌了神。

他连忙给母亲道歉,“对不起,妈,你别哭了,都是儿子不好,我不是给你解释过了,是公司外派我去出差了,本以为几天就回去了,谁知道那个项目出了点问题,这才拖了近一年,而且那个项目就在一个偏僻山沟沟里,没有信号,这才没给你们打电话。”

郭春兰没有回应,儿子的这套说辞她早就听过好几遍了,但是知子莫若母,她知道儿子在撒谎,但是儿子如今毕竟大了,真不想告诉她,她也没辙。最后还是子啊小妹在穆蕾的劝慰下,一家人才算吃完这顿沉闷的晚餐。

饭后,穆蕾边帮着母亲一起收拾碗筷,边恶狠狠瞪向长生,示意他别在这里惹妈生气了,让长生回自己房间去。

长生摸了摸鼻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离座起身走向父亲在的房间,他要看看父亲身上伤怎么样子了,这几天有没有继续恶化。

父亲早在长生和妹妹回来之就已经吃过了,此时正躺在床上休息,只是偶尔发出一声声痛苦**声,听着让人心疼。

他并没发现长生走进来。

屋子的窗户都是关着的,没有空调,只有一台老旧的落地风扇在慢慢的转动,风力定的是最低档,在这个闷热的夏季,只能算是聊胜于无。

长生走近父亲跟前,看着父亲枯槁般消瘦的面孔和如同孕妇般肿胀的腹部,心如刀割,直觉体内满腔怒火却又无出发泄,浑身有劲却又不知道往哪里使。

趁着母亲都没有进来,长生运转体内灵力汇聚到双眼,启动眼睛异能,只见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珠突然变得漆黑一片,没有一点白瞳。接着一只跟他眼瞳同一颜色的黑猫出现在他脚底下。

这是一直野猫的魂魄,也是目前长生控制的唯一一只阴魂,长生心念一动,黑猫用深邃的黑眼珠看了一眼长生,然后身体一闪,重新躲了起来。

这就是长生另一样异能,黑瞳。不但能够黑夜视物,还可以看到许多常人看不见的东西,还可以控制一些弱小的阴魂。

长生黑色的眼瞳转向躺在床上的父亲,此时他眼中,世界只剩下黑白二色,眼前一切都是白朦朦一片,唯独在父亲肚腹处,有一团浓郁的黑气缓缓萦绕,仿佛有万鬼在黑气中狞笑,长生只是看了一眼,就感到无尽邪恶念头要冲入他的脑海,控制他的身躯,将他拽入地域深渊。

长生连忙将目光移开。

通过黑瞳能力,长生刚才清楚的看到寄居在父亲体内的邪气正在吸取父亲生命力壮大膨胀,而父亲的生命力则如疾风中的火烛,岌岌可危,照此下去,父亲恐怕撑不过三个月。

长生又气又急,他尽管能发现邪气,但却没有半点治疗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日渐枯槁,生命走向终点,却空有一身本事却半点用处没有。

不对,他还有小银葫芦。

长生连忙把今天才捡到的银色葫芦从脖子摘下来,小心翼翼放到父亲胸口,心中默默祈祷。

“赶紧呀,宝贝葫芦,赶紧给点灵气把我爸体内的邪气灭了吧。”

可是无论长生怎么呼唤,银葫都没有一点反应,长生不死心又握住父亲的手,把自己灵力传输给他,可是当他修炼出来的灵力刚进入父亲体内,就仿佛被什么给吞噬了,没有一点反应。不但如此,长生还发现寄居在父亲腹部的黑气因为吞噬了他传入的灵力,反而更加壮大了几分。

长生赶紧停下来,他把银色葫芦重新挂在脖子上,坐在一旁木椅上,眉头紧皱,满面愁容。

这可怎么办呀?难道真的只能去找那个人?

其实长生知道,有一个人应该能够救他的父亲,但一想起那个家伙的眼神,长生心中就闪过一阵恶寒,身体犹如针毡刺肤,一股凉意从后背落下,在他的后臀处滴溜溜一转,续而犹如冰雪消融般散开,整个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说实话,长生可真不想再见到那个家伙。

话又说回来,如今就算是他想找那个家伙,恐怕也不比大海捞针容易。

当初他们四个从那个秘密实验基地逃出来,就分道扬镳了,最后也不知道那个家伙最后有没有从公司手中逃脱性命。而且当时他们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为了不连累家人,用的也都是假身份假名字,平日说的话也不知道哪句真哪句假,如今又能去哪里找他。

咦,长生突然想起,那个家伙说过他以前在横店做过群中演员,再想想平日那个家伙举止,或许他真的在横店待过也有可能,不知道如今那里有没有可能找到他。

不管怎么样,这已经是目前长生能想到唯一的一线拯救父亲的希望了。就算是大海捞针,长生也打算把他捞出来。

如今对于父亲时间就是生命,长生不打算继续家里待了,他原本以为灵珠能够帮助父亲,但如今看来灵力对付这团邪恶的黑气不但没有效果,反而是抱薪救火。

长生这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打算现在跟母亲说一声,就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就启程去横店,要不是如今这么晚了村里没有去县上的车子,长生恨不得现在就走。

只是一想到和小妹两年多没见,如今才匆匆见一面就要离别,长生内心满是愧疚,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就在长生考虑如何开口向母亲和小妹说时,房间的门帘被被掀开,接着母亲带着小妹走进来,而且小妹手中还端着一个瓷罐,罐中散发出浓郁中药味。

郭春兰来到床前的椅子前坐下,让穆蕾把药罐放在一旁桌上,先在在床头垫个枕头,然后扶着丈夫坐起来靠在枕头上。长生和穆蕾看到母亲一个人搬动父亲很吃力,二人连忙上前帮忙,一人一侧共同帮父亲扶起坐好。

桌上有一只专门用来喂药的白瓷碗,郭春兰先把药罐里汤药倒在碗中,然后开始用勺子丈夫喂药,长生站在一旁,正要开口说话,却听到母亲突然对他道,“蕾蕾刚才给我说了,你打算将这些珍珠打成项链送个她,这点很好,你做哥哥的,就应该多疼疼你妹妹。”

“妈,我不要项链,还是将这些珍珠卖了,这些珍珠应该能卖个几十万,我们换成钱给爸爸看病,县里的医院技术不行我们就送爸爸去府里,实在不行就送爸爸去商都,去最先进的医院,肯定能把爸爸治好。”

“小妹……”看着穆蕾情绪激动的模样,长生也不知道如何劝慰她。

穆蕾却一把抓住长生的胳膊,,用祈求的目光看着他,梨花带雨地道,“真的哥,我不要什么礼物,我只要爸爸能好起来,快点好起来!”

说道最后,穆蕾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悲伤,低声哭泣起来,长生连忙低声安慰,却无论怎么说都无法阻止眼泪从小妹眼中落下。

这时候却见郭春兰把空的碗重重往桌上一放,“叮”得发出一声脆响。

这把穆蕾和长生吓了一跳,哭声顿时被止住了,穆蕾哽咽着看着母亲。

“哭啥哭,你爸还没死呢!”郭春兰面色不善得看着穆蕾道。

说完这一句,郭春兰又把目光转向长生,“你回来也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来也没听你提过要再回北京,虽然你不跟我们说为什么突然回来,但我跟你爸也知道,你在外面肯定遇到了一些事情。”

说道这里,郭春兰语气略微一停顿,表情变得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

听母亲如此说,长生不由得低下头,内心忍不住产生一丝愧疚,对自己欺瞒家人感到良心不安。

但是想到自己这一年来光怪陆离的经历,以及这些经历对他命运的改变,长生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看着长生依然沉默的表情,郭春兰突然叹了一口气,接着道,“你不想说就算了,毕竟你也**了,也有自己的选择了,我就不再问了,我和你爸相信你能为自己人生负责,只要你自己将来不后悔,我和你爸都永远支持你。”

长生眼里噙着泪花,感动的忍不住叫出声来。

“妈……”

但郭春兰却仿佛看见儿子的深情流露,而是继续的说道:“你的那些珍珠就先不急的给你妹妹做项链了……”

听到母亲如此说,穆蕾依然沾着泪痕的脸上突然一喜,开心的笑起来,看来母亲是答应她的要求了,同意用这些珍珠换取给父亲治病了。

这下好了,父亲有救了!

但是母亲接下来的话却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她的笑容瞬间凝滞。

“……今天白天我跟你爸商量过了,打算给你说一门亲事,就从这些珍珠中选几颗做聘礼吧。”

“亲事?”

“聘礼?”

延伸阅读

卡特兔加盟  http://www.petcode.net/pldn.shtml
卡特兔婴儿围兜总部经销批发的婴童硅胶餐垫,硅胶餐盘,硅胶饭兜,硅胶牙胶,奶瓶,奶嘴,

森淼加盟  http://www.petcode.net/y66b.shtml
森淼包装盒总部是印刷款纸箱、飞机盒、快递纸盒、邮政纸箱、纸箱定做等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

佰仕达加盟  http://www.petcode.net/yt7d.shtml
佰仕达包装是生产塑料编织袋,软包装袋的大型企业,生产各种塑料编织袋、彩印袋、纸塑复合

露斯港式茶餐厅加盟  http://www.petcode.net/w0y.shtml
露斯港式茶餐厅是目前大陆优先支专业的港式茶餐厅策划管理团队。主要承接:香港茶餐厅,港

碧涛化妆品加盟  http://www.petcode.net/b9uu.shtml
碧涛化妆品加盟详情InltalySasCo.成立于1980年,是一间有着20年专业生

礼亲堂滋补保健品加盟  http://www.petcode.net/pz8m.shtml
礼亲堂全称深圳市礼亲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为香港礼亲堂(国内外)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大陆地

午星便当加盟  http://www.petcode.net/ns9.shtml
丰富的便当产品有着超多的技术保障,午星便当做高审美的美食产品,得到了市场喜欢,获得的

欧瑞妮美容院加盟  http://www.petcode.net/gstu.shtml
与欧瑞妮成功合作乘坐国内外直通车1、新奇的连环促销出奇制胜,为您提升业绩别辟蹊跷曾经

MTSR早教加盟  http://www.petcode.net/67hn.shtml
MTSR早教加盟MTSR早教是蒙特梭利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早教品牌,秉承蒙特梭

礼盒泡沫箱加盟  http://www.petcode.net/g2wg.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学习不好怎么使用超能力在线阅读第七节

    墨千秋的意识仿佛被拉入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在梦里看见了鼎盛的墨家,接受了万千墨家弟子的尊礼,又目睹了墨家灭门时的悲壮和凄惨……他的心神都被那史诗般的战役所感染,仿佛他也是一名宁死不降的墨家战士,甘愿为了大陆和平身先士卒,粉身碎骨。他理解了上古时墨家的悲哀,理解了那崇高的理想,理解了当时万

  • 她又帅又苏在线阅读第3节

    人的一生有一半时间在后悔自己过去的某个决定,另外一半的时间则在弥补因为这个决定而犯下的错。上辈子,在三殿下的接风宴上亲自讨来了赐婚旨意的孟苑很快就开始后悔。她越是长大越是觉得,她和赵琛之间隔着山江湖海。不仅是十岁的年龄差距,她还觉得他和她之间有说不出来的距离感。他好像从来都没有真的将她当成未来要娶的

  • 极品贵族少年之第六章

    球队没有在巴塞罗那多作逗留,当天下午就回到了马德里。因为刚刚结束一场比赛,教练直接给他们放了假,大家训练场都没进就散了。萧央没和其他人结伴去等公交。他家和俱乐部只隔着两条街区,两公里不到的路程他一向是跑步来回的。赫塔菲地区是属于整个马德里大区的辖区,地处马德里南郊,偏远空旷,街巷之间有着在市中心感受

  • 虚海旅程之青桐

    七月,一个集毕业、失业、失恋为一体的季节。清海大学男生宿舍D栋408,洛杨回首驻足,抹了抹有点湿润的眼眶,这个不足四十平的狭小空间,承载了他四年的苦乐与泪水。“诶…”转身,人去楼空。拖着行李箱缓缓走在林荫道上,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沐浴在身上带来一丝暖意,看着边上喜笑盈盈离去的同学,洛杨却忽然感到一丝

  • 今天也在努力自杀之恶魔军团的资料(3)

    夏璃沫在四面八方的包围下终于熬到了下课,在上课的时候老是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六双赤热的眼睛老是盯着她,害她整堂课都听不进去,都在担心受怕。一下课,夏璃沫就立即拉着路苑琪离开了教室。楼顶“沫沫,你。你怎么。了啊?”路苑琪因为没做心理准备,就被一路拉了上来,现在喘的要命。“你还说呢,如果不是你转到这个学

  • 沧澜月在线阅读第10节

    进入秘境没多久,叶亦心便不复刚进来时的意气风发,天材地宝没发现,妖兽倒是遇上了一拨,十几只三彩魔王松鼠。从天而降的三彩魔王松鼠连放信号的机会都不给她,左支右绌的叶亦心后悔了,后悔不该为了面子而不听父亲的叮嘱,一进秘境便放信号通知他。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秘境的凶险。正当叶亦心陷入绝望,以为自己要

  • 超神学院之龙珠觉醒在线阅读第3节

    林馨儿躺在床上,听到屋外有几声虫鸣,坐了起来。屋内很黑,蜡烛早已熄灭,就着晕暗的月光,林馨儿看向另一张床-上的烟儿,早已熟睡。林馨儿悄悄起身,披上外衫,离开屋子。夜已深,整个太师府都沉静下来,虫鸣声听的更加清晰。林馨儿站在院子里,屈起小拇指在口中吹了一下,打了个不太响亮的口哨,在夜中响的不那么清脆。

  • 北风寒江第四章在线阅读

    越城一高坐落于越城尚德区,面积近千亩,师资力量强厚。当之无愧是越城最好的学院,其中的设施配备也是顶尖的,当然只是对于越城这个圈子来说。武道室算是属于越城一高独此一份的好处,它能让学员进入虚拟世界,并模拟出学员真实的身体素质,从而进行全方面的测试,并给出修炼指导。当然,灵力是没办法模拟的。他们来到这里

  • 盗墓之最强摸金校尉之第四章

    这个贺明明虽然说话向着心向阳,但是专业素养没得说,体系条理,讲解幽默,楚瑾瑜听得聚精会神。下课,楚瑾瑜给贺明明又倒了杯温水。贺明阳抿了一口,想起上课前楚瑾瑜一提到自己浑身带刺的样子,可爱又让人好奇,放下水杯,靠在椅背上,嘴角带着一丝浅笑,“楚老师,心向阳到底怎么惹着你了?”楚瑾瑜瞥他一眼,“年轻人,

  • 万物尹始之地在线阅读第四节

    赵岁袅在家刚吃过早饭,谢意的电话就过来了。她一手提着垃圾袋,踩着棉拖去楼里倒垃圾,倒完之后走到楼道里,接了谢意的电话。赵岁袅想了想,今早起来就收到了林维微的短信,约她下午去林家玩顺便对了□□。她说:“下午我要出去,现在可以吗?”他们约了上午十点半在欣阳广场的咖啡厅见。赵岁袅的家离那很近,她十点钟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