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tfboys之心碎一地惊穿斗罗

作者:灵清葑 来源:17K小说网

树屋中,夕星醒了过来,看见这陌生的环境。

我这是在哪?

哦!对了,我刚才在一棵大树下睡了过去了!不对,好想我还和一个仙人一起下了个棋,然后...不行,头好痛,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突然,脑海中嗡的一声炸响,一些记忆碎片涌入脑海,火光冲天,兵器碰撞,温暖的怀抱,轻柔的歌声,哀嚎遍野,鲜红的花瓣.......还有一个伟岸的身影……

“啊!!!!”承受不住这么多信息的脑子像是要炸开一样,无比的痛苦,她喊叫着,却让痛苦倍增。

树屋外,有三个人,在争论不休。

“帝天,这毕竟是大哥的孩子,你不能这样做的。”一个温柔的声音着急的说道,这声音的主人身着一袭白轻绒衣,她那成熟又温和的脸庞,却紧紧地拧着,十分焦急的等待着那黑铠男子的回答。

黑铠男子的唇动了动,还未说话,却有一个厚壮的声音抢答到,“当十五年前他选择离开大人、离开我们10个兄弟的时候,他就已经不是我们的大哥了,再说了,他的孩子,我们要养着,主上会允许吗?”

说话的人,正是那个浑身都是毛,还穿着斑虎兽皮衣的黑而壮的家伙。

他的话毕,大家都安静了下来,良久都没有人说话。“唉,”黑铠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那白衣女子满眼希冀地望着他。

又过了良久,他才缓缓说道:“大哥,与我们三个有恩,若没有大哥,我们三个不一定能活到现在,孩子必须留下,这是对大哥在天之灵的安慰。至于主人那边,我已去说明,若是主人说不留,那便...”

话还没说完,却听见屋内一声凄厉地喊叫,三人立马冲了进屋中。

却见到这三岁左右的孩子,抱着头狠狠地往地上撞。

三人心中暗道不好,是封印松动了!

三人立马上前,兽衣男子一把抱住这痛的扭曲的孩子,白绒女子则用手扶住那小儿的额头给她渡魂力以缓解疼痛,黑铠就在一边结印来加固封印。

“印!结!”话毕,一个复杂的印缓缓注入那孩子的眉心,在孩子的眉心上原本就有的绿色符文,闪烁了一下,把那印给吸了进去。

当印光消失的那一瞬,那孩子也昏睡了过去。黑铠大口喘着气,这一道封印,硬是消耗了他五千年的功力,这孩子的力量真是磅礴,不愧是大哥的女儿。

一想到大哥,黑铠男子的神色不由的一沉。如果大哥没有因为那个人类女子而叛逃,现在这孩子也不用落到父母双亡的地步,至于那些人...一想到那些对大哥痛下杀手的人类,他的眼中不由地生出煞气。

“老大,孩子她没事吧?”见黑铠男子竟累的这般模样,兽衣男很是吃惊,但相比于黑铠男子,他更关心这个孩子,毕竟,这孩子...

“无碍。”黑铠吐出了一口浊气,笑了笑,走上前去用指尖轻轻地刮了一下那孩子的鼻尖,“呵,这小家伙,不愧为大哥的女儿,精神力倒是蛮强悍的。”眼神里无尽的宠溺。

“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抱着孩子的兽皮男子听到孩子没事,顿时松了口气。

“帝天,你无碍吧?”那白绒女子起身关切地问道。

被唤做帝天的男子正是那黑铠,他拜拜手,“我无事,先看看这孩子吧。对了小碧,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夕星,穆夕星。大哥说的,因为她是黄昏的星斗大森林出生的。所以叫夕星。”碧姬还未答话,却被那兽衣男子抢答了,声音有点沙哑,但是说完之后,还是没有忍住眼眶中的泪水。

帝天和碧姬自是知道他为何落泪,正是因为半个月前的那天,也正是黄昏的时候,一个血人抱着这孩子出现在他们仨的面前……

此景此仇,他们怎么能忘?!

但是他们又能做什么呢?他们不能去报仇,也不能让这孩子去报仇,这是大哥给他们的遗言,“此仇不可报之”。

不可以报仇的原因,大概是因为那个人就是这场屠杀的主事者。也是这个孩子,最不能报仇的一个人。

帝天恢复了一下情绪,淡淡道:“好了,熊君,当务之急是如何稳定这孩子体内的力量,稍有不慎,她就可能会爆体而亡。”

话音还未落下,就听到噗呲的一声,接着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却见那兽衣男子反手往自己的胸口上猛地一拍,随即逼出了一颗金黄色的圆珠子。

他的嘴角还溢着血,却很开心的拿着珠子晃了一下,用魂力清理干净那珠子上面的血,随即抬头对着帝天一笑,他的牙中还渗着血:“你看,我的内丹,能让这孩子撑过这关吗?”

帝天和碧姬一怔,最先反应过来的碧姬手轻握熊君的手臂为其疗伤,帝天正想说什么,却遇上熊君那坚定的眼神,大笑道:“哈哈哈,好,他们人类总说我们兽性无情,但我们只是对外敌无情!你好好养伤,剩下的交给我。”

说罢,双手合十在空中结印,一瞬,屋中狂风大起,熊君手上的金丹腾空而跃,落到帝天的掌前。

帝天翻手作式,给那金丹加持了些咒纹,“绝生咒!结印!”说完,对着金丹猛的一拍,将之拍入了那孩子的身体中。

原本,他是想用自己的内丹来稳住这孩子身上暴烈的气息,但又恐这看上去只有三岁大的孩子接受不了自己这霸道的内丹,导致暴体而亡。现在熊君自愿把内丹拿出,熊君的内丹虽也是霸道,但终归是没有自己的内丹烈性的。

熊君怀里的孩子顿时金光萦绕,浮仰在半空,她的体内还传出一声声熊啸。这是万年凶兽的威压,一时间,星斗大森林里的各路野兽四处逃窜,皆是被这威压给吓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森林里光有熊叫,不见魂兽啊?”一个年轻人问道。

“走!”年轻人旁边的中年人提着年轻人的衣领就往森林边缘飞奔。

年轻人一头雾水,“跑什么啊?我们不是来获取魂环的吗?不然就赶不上史莱克学院的开学报名了!”

那中年人并没有放慢速度,他头上汗珠细密:“这叫声应该是来自一头十万年以上的暗金恐爪熊,可能是哪位大人前去狩猎他,这叫声,怕是已经在混战。你我在不跑,怕是要变成这头暗金恐爪熊的脚下魂!”

十万年的魂兽!这可把那年轻人吓的不轻,他这次来也只是想杀一只一百年的魂兽拿个黄色魂环,没想到运气这么背。现在他一点都不想着魂环了,重点是逃命啊。

熊啸依旧在他们身后响起,似要撕裂这方天地。

树屋中,熊君早已退到一旁接受碧姬的治疗,帝天则挡在他们的前面,为他们缓解前面那孩子体内发出的啸声带来的冲击力。

那冲力把帝天的衣襟吹的猎猎作响,他面无表情,但是心里却十分惊喜。

这样的冲击力就算是熊君本人都无法做到,即便是做到了,也无法连续发出同样冲击力的啸声,这很明显就不是熊君的内丹的作用,这是这孩子自己的力量。

她那小小的身体在于熊君的内丹博弈,已经是第五十声了。

但这啸声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它依旧在咆哮,啸的更加的愤怒。

毕竟是几十万年的妖丹,多少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它见主人这么心甘情愿地把它奉送给他人,自是很不甘心,尤其是那个人还是个小孩。不过既然是熊君主动给予的,它自己也没打算为难这孩子,不过苦头还是要给她吃吃的。

但是,已进入到这小孩体内之后,它就发现不对劲了。这哪是自己给这娃娃苦头吃,分明是自找苦吃啊。

它想冲破这小娃娃的一天经脉,却发现,这孩子没有一天经脉是开的,按理来说就是个废物。但是如果这孩子没有能吸收它的能力,按理来说,她早该暴体了。

但这女孩非但没有暴体,反而在慢慢地吸收着自己。被这样的废物吸收入体内,还真的很不甘心!却又阻止不了,它变把自己身为凶兽内丹的霸道显现出来,希望能逃出去,回到主人的体内。

可任凭它这这孩子体内怎么横冲直撞,都无法伤到她,这孩子的体内似乎有什么力量牵制着它。

已经是第九十声了!这么感觉这熊啸没有一丝要减弱的迹象!帝天,有点不安了,这可是大哥的独苗,大哥唯一的希望可不能毁在他们的手上。

就在帝天翻手运功,打算出手帮忙镇压妖丹之际,第九十一声熊啸响起,但不同于之前的啸声,这次他听到了一声不同于熊啸的叫声。

“ 吼!!!!锵!!”第九十二声熊啸响起,熊君和碧姬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的眼眶似乎有东西在打转,他们往向帝天,想确认刚刚自己的想法对不对,却见帝天的侧颜一挂上一条银白色的细线。

“是,是鸣,鸣叫,大哥,的,鸣叫。”帝天尽量的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失态,但他还是哽咽着把话说出来了。

“吼!!!!!锵!!!”第九十三声

“吼!!!!!!!锵锵!!!”第九十四声

.......

“吼!!锵锵!!!!!”第九十七声,这时熊啸已经不是主导了,更为响亮的叫声就是那“锵锵”的凤鸣!

第九十八声,这次熊啸更微弱了,“锵锵!!锵锵!!”的鸣啸似乎在宣告着主权。

“锵!!!!锵锵!!!!锵锵!!!!!!”第九十九声,已经完全没有熊啸之声了,这一声长长的鸣啸仿佛在告知天地,神凤已降临人间!

最后一声凤鸣落下,那孩子身上的金光变为更耀眼的绿光。这是从这孩子的身体中飞出一道青绿色的凤凰虚影,托着这孩子缓缓落于床上,随即又没入这孩子的身体里,冲刷着这孩子的经脉。

感受到熟悉的波动,又望见这般场景的三人,眼中不由的泛起雾气。

多么熟悉的能量波动,这能量曾经伴随他们度过了几十万年的风风雨雨,为他们抵挡过千千万万来着人类武者的伤害,每次都救他们于水火之中,这是大哥的力量啊!

但是这个拥有伟岸身影的家伙,不能再陪他们度过以后的日子了,再也没有人能救他们于危难了。大哥已经陨落了!

他带着笑容来到他们身边,也最终带着笑容在他们面前离开。

三人沉浸在悲痛之中,那孩子身上的绿光暗灭后,也久久不能平复。

夕星的意识里,自己正在黑暗当中摸索前进,只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包围着,很温暖,就像是有人抱着她一样。

这时在她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淡绿色的荧光点。四周的黑暗不再平静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涌动。

是风!可以见到形体的淡绿色的风,在黑暗中从四面八方涌像那个荧光点,准确来说,这风是从夕星的身体里涌出来的。

风聚集在那个荧光点的周围,慢慢地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了夕星的面前。

依稀可以辨别出这个虚影是一名男子,但是他的脸模糊不清。

这虚影夕星虽是第一次见,却有种莫明的熟悉感,但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虚影,自己有一种想要痛哭流涕的感觉。

那虚影凝实了些,他的头动了动,转向夕星,似乎要和夕星说些什么。但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整个虚影就消散了。

夕星猛然震醒,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伸手要做擦拭,却发现自己的手变小了?!

这是怎么回事?不对,不仅仅是手变小了,自己整个人都变小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冷静,夕星,要冷静,好好想想发生了什么。

好的,夕星,你好不容易休了个假,便到森林里走走,结果遇到了个老人,还和老人下来盘棋,接着老人长袖一甩,自己就晕过去了。

那么好了,现在的问题是,这是哪?

环绕四周,墙是曲面的,还有些花纹,好像是树木的纹理,不远处又个带着圆形手把的关着木门,木门两边个有一个正方形的十字窗口。

从窗口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阳光明媚,放眼望去全是树木。而自己坐在一张大大的木床上,整个屋子就这些东西,这难道是森林中的猎人小屋吗?

不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出去找个人弄清楚现在自己在哪里。这么想着,夕星便要下床。

就在这时,门外声音嘈杂。

“我都说了,星儿现在还在昏迷状态,熊君你拿这些灵果来,她也不能吃啊。”

“老大,我这次拿来的可是上好的雪灵果,这么美味的东西,一定能叫醒星儿的。”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以为大哥的女儿会和你一样吗?”

“好了好了,你们俩别吵了,要是星儿醒了看见你们吵架,她会吓哭的。”

三人推开门,正好与夕星大眼看小眼的对视。

四个人都愣住了。

“老大,你,你打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做梦?”熊君咽了咽口水打破了沉默。

这时碧姬反应过来了,连忙走上前查看夕星的情况,还不往的回头嗔怪道:“要打出去打,别吓到星儿。”眼神中尽是厉色。

帝天轻咳了一声,化解一下尴尬,白了熊君一眼,也跟着碧姬一起走到夕星跟前。

熊君也缓了过来,难以控制自己兴奋的情绪,也马上笨拙地跑了过来。

看见这三个陌生人围着自己,夕星多少有点感到害怕,她弱弱地问道:“你们好,我,我想问一下,这里是哪里啊?”

见到夕星完全不认识自己了,三人脸上的笑容一僵。这是怎么回事?

还是碧姬最先反应过来,她从熊君手里拿过一个雪灵果擦了擦,递给夕星,温柔地说道:“来,星儿,饿了吧,先把这果子吃了。让碧姨来给你检查一下身体情况。”

看着碧姬手里的果子,夕星有点害怕,但她是真的很久都没吃东西了,小心翼翼地接过果子,对着碧姬说了句谢谢,就开始小口小口的吃起果子来。

她吃果子的样子把三人都给可爱到了,熊君生怕夕星不够吃,特意给她示意了一下:“没事,星儿慢慢吃,不及,熊叔叔这还有很多果子。”

其实也不是夕星想这么小口吃的,她都快饿死了,她也很想狼吞虎咽地吃掉这个果子,可是嘴巴太小,这个身体又太弱,也虎咽不起来。

不过这果子道也奇怪,好吃是好吃,只是没吃一口都觉得自己身体暖洋洋的很舒服。

碧姬给夕星做了个简单的检查,发现一切正常。不禁松了口气。

检查完后,夕星也已经吃完第一颗果子了,但是她还是饿,可又不好意思再想这三人要食物了。可是看见熊君手里的果子,有很想吃。她把手指放在嘴边,眼睛望着那些果子出了神。

熊君发现了夕星的目光,他把夕星的手轻轻地抓过来,把一个雪灵果放到了她的手上:“来,星儿,熊叔叔带来的这些果实都是给星儿的,星儿不要害羞,快吃吧。”

夕星看了看手中那浅蓝色的果子,又望了望熊君,只见熊君对她笑了笑,她也就没再矜持,就往果子上狠狠地咬了一颗,她是真的很饿。

看见夕星像是真的不认识自己一样,熊君开始有点不安了,但是碧姬检查了夕星的身体说没有大碍啊。

熊君把视线移向帝天,只见帝天的脸色并不太好,他正要说什么呢,帝天却先开口了:“碧姬,你带上星儿跟我来。熊君,你去给星儿再弄点吃的东西,最好的肉类。”说完甩手转身就走了出去。

碧姬看着帝天那黑到极致的脸也不好说什么,她轻轻摸了摸夕星的头说道:“来,星儿,碧姨抱着你出去,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好不好?”

夕星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继续专心的吃她的果子。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眼前的这三个人没什么戒备心,甚至还觉得这三个人好熟悉。

碧姬笑了笑,上前吧夕星,应该说把小夕星轻轻抱起,往外面走去。熊君也跟着一起出去,他要去给夕星找吃的。

碧姬慢慢地走着,跟在帝天的身后,也缓缓地向夕星介绍着周围的一切:“星儿,你现在是在星斗大森林里,你也是在这个森林里出生的,看这是颗蓝银草,可别小看它哦,它可是一颗一百年的植物魂兽,看那是紫斑竹,刚刚闪过的那只是闪电兔。看,这个是颗灵果,它叫聚福叶”

说着她把那颗红里透白的果子摘了下来给夕星,又继续耐心地解说,“这个可以吃了,聚福叶最佳使用期就是它红里透白的时候。看天空上飞的是金刚鹰......”

听她说着说着,夕星的眼皮却越来越重,没过多久就在碧姬的怀里睡着了,很是安稳。

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一个隐秘之处,这里有一棵巨大的树木,如果夕星醒来的话,她一定会很惊讶,因为这棵大树和她在森林公园里见到的那棵奇异的大树一摸一样。

“扶桑!出来!!”脸黑的跟个墨一样的帝天隐忍着没有发作,但是语气却一点都不好。

“哟,我还以为是哪位,这么是帝天大人您亲自上门,所谓何事啊?”一个松懒的声音响起,却见那大树上浮现出一个人,然后缓缓飘落到地面。这正是那位与夕星下棋的老者。

帝天面露温色:“这就是你完成的事情吗?星儿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

老者没有直接回帝天的话:“当初那件事发生后,莫云让我带星儿的一魂一魄离开这个世界,为的不就是以防万一吗?现在星儿能醒来就已经是万幸了,她想不起来那些事儿,对她而言,不是更好吗?”

帝天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脸色已经没有那么阴沉了。老者没有理会他,反倒是直接走到碧姬跟前,看这碧姬怀里熟睡的夕星,不由地感叹:“不愧是莫云的孩子适应能力不是一般的强。”

老者扶袖转身,头也不回的往树里走去:“你们回吧,三年后,她武魂觉醒之际再来找我。”

望着老者的背影,帝天只是紧紧地握紧拳头,指甲已经有点嵌入肉中。他没有发作,因为他知道这老者说的对,夕星的一魂一魄能够回来就已经是万幸了,他不能奢望太多。

碧姬见帝天在隐忍,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抱着夕星在他身后默默地站在。良久,帝天才反应过来,夕星还在自己身边,他转身想碧姬示意回去。

三人就这么沿路返回到树屋中,当然一路上夕星都在睡梦中,现在的她思维混乱,就像个三岁大的小孩,大脑发育不完善,需要睡觉来发育,同样她需要通过睡觉来整理这些信息。

碧姬刚把夕星抱回木床上,就听到熊君的大嗓门扯着喊:“小星儿,快看熊叔叔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回来!”

碧姬不由地皱了皱眉,迎上前去,打住了熊君下一声大喊:“嘘,星儿睡着了,别吵她。”

“唉?怎么才一会就又睡着了?”熊君不解道。

碧姬没有急着回他的话,倒是先看看熊君给星儿带的吃的,见他右手提着一串黑黑的刺球,估摸有十来个,左手禁锢着俩只张牙舞爪地大龙虾,满意的点点头:“现在星儿正是需要这些东西大补的时候,熊君,把食材给我,我来保持他们的新鲜。”

熊君把手上的东西递给碧姬,压低了说好的声音:“好,你拿着我再去给星儿找点其他吃的。”

他还没转身离开就被碧姬拉了回来,“你以为星儿是你啊?一天要吃掉两座山的东西。”把食材放好在一边又继续嗔怪道,“星儿还小,而且星儿不是魂兽,吃不下这么多东西。”

碧姬说到“魂兽”二字时,帝天正好一脚踏进屋子了。屋子里的气场瞬间冷了下来。“谁说,星儿不是魂兽的?”这阴沉的声音在碧姬和熊君的身后响起,把他俩都吓得打了个颤。

“帝天!你也不能不承认星儿的母亲是...”碧姬正要反驳,却被帝天粗暴地吼断:“你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这个女人!”他这一吼,不仅把那两人吓愣了,就连睡梦中的夕星都被吼醒了。

由于身体还在幼年期,突然被吓醒,自然很害怕,夕星很懵的坐了起来,过了一会,尖锐的哭声从夕星的嗓子里迸发了出来。

帝天见自己吓哭了夕星,连忙上前去抱起了夕星安慰到:“星儿乖,星儿不哭,是帝叔叔错了,不该这么大声说话的,吓到星儿了吧。”边说着,还边用手轻轻地拍打夕星的背,眼中满是柔情,旁人很难想象这个人刚刚还浑身充满着煞气。

“星儿乖,来帝叔叔带你去吃糖好不好?吃糖就不哭了。来我们走。”说着就把夕星抱到外面去了。

看这帝天抱着夕星走远,熊君才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呼,如果不是星儿,帝天刚刚怕是想杀去屠城了。”

碧姬没有附和熊君的话,只是担心的看着帝天越走越远的身影:“我不担心帝天会去屠城,我倒是怕,帝天不会允许星儿回到人群中。”

“不回就不回呗,你还担心我们养不起星儿吗?”熊君大大咧咧地说道,又指了指那串黑刺球,“把这个给星儿做了吧,补脑。”

碧姬点了点头,走到一边处理起那串黑刺球来:“我们养是养的起,只是到时候会白发人送黑发人而已。星儿的寿命,可不想我们。你去给我做个碗来,我好盛着东西,滑溜溜的。”

“走一步看一步吧。要碗是吧,我这就去弄一个。要石头的还是木的?”熊君耸了耸他那硕大的肩,往门口走去。

“都可以,看你。”碧姬依旧专心的对付这难弄的食材。

帝天抱着在啜泣的夕星往森林的中央走去,途中有许多有趣的植物,动物和昆虫都引起了夕星的注意,毕竟还是个孩子,虽说是穿越过来的成年人,可这身体确确实实是个孩子,还没发育好的大脑还无法承载太多的信息。

很快啜泣声被“咯咯咯”的笑声代替了,见夕星不哭了,帝天自是开心的,也正好都走到中心了,直接去主人那吧。

不久他们便穿过了丛丛树木,来到了一个美丽的湖边,看到这么漂亮的景色,夕星呆住了,真打算好好欣赏一番的时候,却又有一阵睡意袭来,就趴在帝天的怀里睡着了。

日后,夕星的脑子能正常运作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很厉害,这么在凶兽大佬面前闹腾都没被一巴掌糊死,真的很万幸。

帝天感觉到了夕星又睡过去了,不由地笑了起来,果真是贪睡,这点还真像她爸。想到夕星的父亲,帝天内心的淤积就更重了些。

待到主人苏醒的那一刻,我帝天定要断了他们所有后人的性命,以慰大哥的在天之灵!他这样在心里发下誓言。

此时依旧日薄西山,星斗转瞬出现在了天幕上,闪烁着他们微弱的光芒。该带星儿回去了,不然露重,星儿要是受凉可就不好了。帝天看了看怀里的小人,不由地笑了笑。转身,往回树屋方向走去。

不一会,便看到一丝火光,空气中弥漫着烤肉的味道。走进了些,才发现是熊君在烤着肉。闻到肉香的夕星从睡梦中醒来,看见那火上的烤肉滋滋作响,竟不争气地流出了口水。

看见夕星这小馋猫的样子,帝天无奈地笑了笑。这德行,果然随她爹。想着夕星刚醒也才吃了几个果子,那果子也是早上吃的,到现在自然是饿坏了。便抱着夕星走到熊君身旁坐下。

“这肉烤好了吗?”帝天问道。

熊君憨憨地笑道:“哈哈,还没有,碧姬大人,你先把那碗补脑汤给星儿拿来。”

帝君正想问是什么补脑汤,却闻到一股浓郁的鱼腥味。只见碧姬手里那这个石碗走了过来,帝天的脸沉了一下,这么大的碗,夕星能吃完吗?而且着碗里的东西,哪是什么“补脑汤”,都是会动的灵韵海胆好不好,这东西,星儿能吃的下吗?

似乎是闻到了这浓郁的鱼腥味,夕星有点兴奋,在帝天的怀里有点不安分,像是想挣脱开帝天的怀,跑去碧姬那。

见夕星这么活跃,帝天自然也没有多管,就放任她跑想碧姬。

过不了多久,这小家伙就会回来的。他这样想。

但是事实是,这小家伙跑到碧姬的身旁,接过碧姬手上的石碗(当然碧姬帮她拖着碗),咕咚咕咚的把碗里滑滑的东西全吃了,吃完还咂巴咂巴嘴,像是没吃够。

可怕在场的三人汗颜到了,喜欢这灵韵海胆味道的家伙可是屈指可数,他们面前就摆着一个,面前的这个还一口气吃了18只灵韵海胆。不过他们很快就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毕竟是大哥的孩子,还真的和大哥一样那么特别。

喝完这“补脑汤”,夕星顿时感觉,一大股清冷的气流直冲大脑,就像海浪一样一浪接一浪的拍打着她的大脑,可她并不觉得有什么舒服的地方,反而觉得神清气爽,思维也活跃了起来。就是肚子还是很饿。

闻见烤肉的香气,夕星又跑向真正盘坐烤肉的熊君跟前。她的身高才刚刚高出熊君的膝盖一个头,她的小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熊君,用小手指了指那火上的烤肉,奶声奶气地说到:“我,想吃这个肉肉。”

哇!熊君不知道有多兴奋,星儿说话了,星儿的第一句话是对我说的。一时间可把熊君乐坏了。但他还是很理智,这肉还没烤熟,可不能给星儿吃生肉。

熊君笑得见牙不见眼:“星儿乖,这肉肉还没烤好,乖,先去碧姨那吃大虾。一会肉肉烤好了,熊叔叔叫你。”

这话可把旁边的两位给恶心到了,帝天忍不住了:“熊君,你都多大岁数了,还这么老不正经的。”

熊君才不理会,他得意地笑着:“哼,你不就妒忌星儿和我说话了吗?,有本事你也让星儿对着你卖可爱啊。”

“你!”仿佛被说到痛处,帝天被气的说不出话。

这时夕星已经跑到碧姬那吃东西了。“啊,张大小嘴巴,对。嗷呜。”碧姬正把一块粉里透白的肉放到夕星的口中,看到夕星开心的嚼着虾肉的表情,碧姬都高兴坏了。

夕星一边嚼着虾肉,一边口齿不清地问道:“这,大虾虾,是大龙虾吗?”多亏那18只灵韵海胆,现在这个身体的脑子已经接收到了的夕星身为20多年人的记忆,但是还没有处理好信息,所以夕星语言处理功能还是处于儿童的状态。

碧姬一愣,她长这么大还真没听说过大龙虾是什么,不过随即又对夕星温柔地笑了笑,说道:“星儿啊,这个大虾虾可不是大龙虾哦,它叫牡丹龙虾,吃了可以给星儿增加力气。”

夕星单纯地望着碧姬的脸,问道:“那,星儿吃了,就能有很大力气吗?”

碧姬摸摸夕星的小脑袋:“哈哈,能哦,能长很大很大的力气哦。”

“要是星儿坚持好好吃饭,力气就能大到把那个粗大哥举起来哦。”一旁的帝天,指了指在烤肉的熊君。

“哇哦,真的吗?那星儿要吃,好多好多的饭饭。”说完她自己也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

这三人谁也没想到,这句儿戏话,这个小不点倒是认真了,每天都要抱他们试试能不能把他们举起来。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不一会,烤肉好了,熊君的手对着烤肉旋转隔空挥了好几挥,烤肉就被分成了若干的薄片,但用来串这肉的树枝却没有断。一旁的小夕星都看呆了,用崇拜的眼光望着熊君,可把熊君得意坏了:“来星儿,给你,小心烫啊。”

“嗯!谢谢熊蜀黍。”夕星咬着那薄片烤肉,开心地说道,“好次,这个肉肉好好次。”说着把烤肉撕下一片,递到熊君的嘴边,“你吃。”

熊君笑嘻嘻地一口把肉给吞了下去,“好不好次呀。”夕星开心地笑道。熊君点点头,笑着回道:“好吃,超级好吃,星儿亲自递到嘴边的东西特别好吃。”

听完熊君的话,夕星又咯咯咯的笑着跑到碧姬和帝天那,给他们分别喂了口烤肉,然后才再度享用自己手上的美味烤肉。

当夕星把烤肉递到帝天的嘴边的时候,帝天很是感动,这么多年了,他也是第一次有了点这样的情愫,感觉自己终于是自己的感觉。至少夕星能让他感觉到自我的存在。他很贪恋这样的感情,真希望这样的日子能过一直这样无忧无虑地。

至少他希望夕星能过的自在,可以无忧无虑地幸福下去。

当晚,夜深人静,夕星已被碧姬哄睡,帝天站在树屋外望着那灿烂的星空,却不由地感叹。如果大哥还在,看到夕星这么乖巧可爱,应该会很开心吧。

“嗯?”正在沉思的时刻,帝天感受到有一双手轻轻地搭在自己的肩上,是碧姬。

“怎么了,还在想星儿的事吗?”碧姬望着帝天的侧颜,痴痴道。

“也没有,只是现在的星儿太弱了,完全都不想那个,嚷嚷着要打赢我的小丫头。”说着他又叹了口气,“唉,都已经过去十一年了,星儿没有长大,反而变回了三岁的样子,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碧姬用手慢慢握着帝天那紧攥着的拳头,安慰道:“无论星儿发生了什么,她终归是活下来了不是吗?”

“唉,是啊,活下来了,就好。活下来了就好。”帝天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眼中却充满着暴虐,“他们要为自己的行为作出代价,尤其是那个家伙。他竟然!竟然对自己的亲人都吓得了手!”

碧姬没有说话,就默默地依偎在帝天的身旁,望着那漫天的繁星。

次日清晨,正是万物复苏之际,夕星从木床上惊醒。她猛地坐起来,神色慌张地观察着周围,又望了望自己的身体。

一马平川,又胡乱摸了摸自己,还好还好,虽然穿越了,但是性别没有变,自己没有大兄弟,还好还好。不对,这是哪门子的还好...自己的性别没有便,但是性向也没变啊……还不如变了性别呢。

许久,夕星冷静了下来,整理了一下这几天的思路。

自己被那林中老者带到了,这里,按照哪老者的话来说,应该说是带回来这里。这里斗罗大陆的星斗大森林...这里才是她的家……不行,还是觉得很扯淡,自己没有关于这举身体的任何记忆,自己又怎么可能是这里的人,况且,这不是一本书吗?

还是她不太熟悉的书,不过还好她依稀记得主角都是谁。到时候抱主角大腿就好,只要不被炮灰了就行。

不过看现在的样子,自己也和主角团没多大关系了,自己的身体还这么小,主角团怕是已经红遍大江南北了。算了算了,就跟着这三只不死boss混吧,有他们在,自己一定炮灰不了,哈哈哈,想想就高兴。

就在夕星瞎兴奋地时候,碧姬抱着一碗粘稠的液体进来了,看见夕星这么早就起来坐在床边傻笑,怕夕星是不是生病了,急忙跑上前去给夕星检查了一番。

见到突然跑进来的碧姬,夕星脸上的笑容一僵,只见碧姬满脸的担忧,夕星也有点不好意思:“碧姨,我没事啦,就是想起昨晚的肉肉好好次,所以就笑惹。”夕星尽量奶声奶气地把话说出来,这样就不会让眼前的这凶兽大boss看出弊端。

检查一番发现没事,又听夕星这么一说,碧姬悬在半空的心总算放下了,她慈爱地摸了摸夕星的头,把那碗蠕动的黏液拿了过来:“来星儿,你一定饿了吧,你看这是什么?”

夕星看到这黏糊糊的东西,不由得眼前一亮,这就是昨晚喝的那东西,也是让她现在脑子可以这么正常运作的主要帮手,她开心地说了声,谢谢,就把碗抢了过来,一口闷了那碗里的黏糊糊。

在嘴里还嚼了嚼,口感和果冻一样,就是有一股浓郁的鱼腥味。不过还好,夕星最喜欢吃的就是海鲜,每次发工资的时候,总要叫上几个朋友一起AA去吃海鲜大餐,这点腥味,还影响不了什么。

碧姬见夕星这么快就吃掉一碗灵韵海胆汤(实际上是活海胆),不禁感慨,这孩子真是个奇人,吃这种东西都能下咽。

见夕星已经完全咽下嘴里的食物,碧姬轻轻地拉了拉夕星的小手:“走,星儿,今天碧姨和你那两个叔叔带你去见一位大人。”

夕星也没有问什么,只是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跟着碧姬走了出去。

延伸阅读

泓润保健品加盟  http://www.boredx.com/y6i2.shtml
泓润保健品生产基地位于山东青岛,风景秀丽的崂山北麓,主营虫草花及菌种相关产品的生产,

美佳丽饰品加盟  http://www.boredx.com/b9ma.shtml
美佳丽饰品加盟详情美佳丽品牌介绍美佳丽饰品集设计、开发、自设厂房、生产、销售为一体,

意高饰品加盟  http://www.boredx.com/shv7.shtml
中国女性饰品人均占有率不足7%,远低于亚洲其他地区。中国有13亿的人口,6亿多为女性

永浩加盟  http://www.boredx.com/y9cf.shtml
国内外钟是一家有20多年手表设计与开发,生产及销售服务的高,中,低档石英,机械,电子

三生三茶加盟  http://www.boredx.com/cwk.shtml
三生三茶隶属于广州昱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三生三茶特制桃胶茶饮,精致美感,看它一眼就会

金正源加盟  http://www.boredx.com/xepe.shtml
金正源眼镜位于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凤凰岭工业园内,紧靠繁华的五金钢材物流城,距京沪高速出

蛋仔高手加盟  http://www.boredx.com/bsvq.shtml
山东瑞梦得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美食研发、加盟培训、技术推广、品牌管理和服务为一体

真意护栏加盟  http://www.boredx.com/aa3m.shtml
真意护栏本着认真、严谨、谦虚的态度,吸收引进国内外诸多企业的高新技术,不断完善、创新

卡莱尔洗衣加盟  http://www.boredx.com/bhrk.shtml
西安永清洗涤有限公司于2005年9月5日成立,旗下有卡莱尔干洗品牌,是一家主要从事干

东海一览加盟  http://www.boredx.com/g6bf.shtml
在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并存的阶段,广大师生面临知识量越来越大、课业越来越重、教改变化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族最后的守护者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二天早上葬礼上,人并不多,除了西格鲁德的朋友和几个董事,就是伯伦希尔、秘书、南娜和俄耳甫斯。角落里,比尔和副队在暗中观察。“你们怎么在这?”秘书看到大小姐和助手,没好气地说。二人有些尴尬。伯伦希尔过来解围,“好了,是我让他们来的。”伯伦希尔眼眶微红,眼下泛黑,衣服穿的还是案发那天的。秘书不再说话,

  • 异界生存手册(下)整装出发

    王梅轻轻递给唐墨菲一张纸巾,接过纸巾刚擦拭完,眼泪马上又模糊了双眼。刘晨看到这段视频,那天的情形再次浮现脑海。王梅也完全确认了自己的判断,一切都在朝着自己预感的方向发展。只不过她唯一不确定将走向何方的就是刘晨。“接下来我们主要就是想办法回到那里。”王梅重新带他们回到客厅后说道。刘晨从来没想过是否可以

  • 悠然的时光在线阅读第九章

    很快这个假期就过去了,很可惜的是,几个哥哥过完这个假期都已经升上并盛高校,晚黎还来不及和哥哥们一起享受校园生活,但好在并盛国中和并盛高校离得不远,还是能一起上下学的。颜值高的人就是能比别人得到多一点的宽容,大家已经相处了两年,多一个插班生,无论是谁都觉得有点别扭,但是这个插班生要是长得好看性格又好那

  • 就这样吧溯时规则(上)

    21:44:06,天阳坐在卡座中,刚放下手中的酒杯,仿佛被某种冥冥之中的感觉所影响,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手环上显示的时间。下一秒,她忽然发现四周有些不大正常,眼前的景象就像老式磁带卡带了一般暂停播放,随即开始倒带。一个路过他身边的酒吧侍者,端着一个空酒杯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了之前他收走酒杯的那一桌卡座旁

  • 玄幻之天庭之主第三章在线阅读

    能从口中吐出的法器,定是操纵者的本命法器,这样的法器已经是法宝的范畴,不在属于法器,威力法器拍马也赶不上的。因此巨蟒眼见对方祭出青色旗状法宝,心中大惊,自己现在是重伤在身,和一名拥有法宝的结丹修士硬拼,没有丝毫的胜算。对方攻势已成,只能被动防守,巨蟒在感觉危险地那一刻,骤然停下攻击,全身心的防御,不

  • [三国]煮酒待君归之江浔拾梦

    “顾小姐,很抱歉。给您换一套茶具。”茶艺师低眉顺眼。“不用了,这个茶杯换掉就可以了。”顾鸢颇为大度。茶艺师去了一趟大堂,拿出来一套崭新的玻璃茶具,一壶两杯,精致的锤纹、灵动的配色,适合秋季的茶。氤氲的雾气,茶香缭绕,对面的人仿佛仙颜。“顾小姐喜爱桂花乌龙?”容颜如仙的茶艺师吐气如兰。“谈不上,秋天适

  • 将军,该走秀了第九章在线阅读

    【孵化正在进行中,请耐心等待……】三十分钟过后,一头比猫大不多少的金钱豹,小心警惕的探出头来。往左右两边看看,确定没有什么危险,这才将全部的身子,从蛋壳里给拉出来。看见这头金钱豹,林凡笑了,又是一只频临灭绝的野生动物,价值不比金丝猴小多少。安排进一个笼子里,林凡继续孵化剩下的三枚宠物蛋。【孵化正在进

  • 天人之上第三章在线阅读

    虞紫鸢虽说不想让阿离他们担心,但也知道纸包不住火。每日清淡却变着花样的早膳,她一尝即知道是出自阿离之手。自家女儿的贴心,让虞紫鸢欣慰不已,唯一郁闷的话,便是禁止下床走动和那每日过来监督她喝药的江枫眠。相看两两生厌的人,不知是愧疚还是愧疚,每日过来看她喝完药才回去。只是这药是真苦,她都怀疑王医师是不是

  • 北城街安第10章在线阅读

    原本的议会,居然就如此的散场了,临行前老夫人将寒音留了下来,也招来其余人疑惑、嫉恨的目光,莫说她们就连寒音自己都拿捏不准老夫人是何用意。“坐吧!”见人qun散去,老夫人的话音温柔了几分,她轻轻抚摸着手中的画卷卷轴:“寒音,我这么称呼你没有问题吧?”“那是自然!”寒音颔首,客气道,说着她不自觉的摆弄着

  • [综网球竞技]后发制人第1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与诱惑“都在过些什么鬼日子!!”天色已黑,却在公园的某个角落里传出了一声大骂,那位大声嘶喊年轻人身着朴素,嘴里正叼着香烟,哀叹的摇着头。那位少年名叫临风,是一个刚毕业出来工作不久的大学生,刚踏出这个社会的他,因小事一件不得罪了客人,便被老板抄了鱿鱼。“算了算了,就当做给自己一个教训吧,下次